• 介绍 首页 战神无双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战神无双 第233章 逼成杀人魔,一瞬杀三人!

    

    现场的讥讽也好,嘲笑也罢,都无关叶问天与林愧奎。

    叶问天是如日中天,林愧奎却是歇斯底里,穷途末路。身边的两个保镖全部输了,他们是大内侍卫,一战结束立即回到三位殿下身边。

    此时,他一个人立于原地。

    “我说过了,你是大明王朝官员,今日放你一马。”

    “你觉得,我需要你的施舍?”

    砰!

    就在叶问天转身打算离开的一瞬间,林愧奎对着叶问天开了一枪。他知道打不中叶问天,但他不死心。

    叶问天身体轻轻的一个倾斜,躲开了子弹。

    现场此时死一般的寂静,诸人知道叶问天此时怒了。之前那一桌讥讽他的世家子弟,脸上满脸的冷笑,他们想看看这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儿,到底有多精彩。

    “吏部侍郎是吧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?因为,你是大明王朝官员,我不想与当今陛下为敌,故此放你一马。二来我初来乍到,不想树敌太多,这毕竟不是在我大华国。”

    “但你,依然冲上门儿来送死,那就不好意思了,你去死吧。”叶问天的声音很冷,让人听起来几乎骨头都是冷的。

    鲜于小梦一把挡在了他面前用力的摇头:“不可,他是大明王朝的官员,而是还是二品大员,你杀他可知会有多大的罪?”

    “我不管是他是谁,是何身份,杀无赦!”

    杨芸此时也劝他:“叶问天,小梦说的对,虽然我与她不对路,但这一点意见是完全一致的,你要冷静啊。”

    叶问天蓦然摇了摇头,不再理会两个女孩子,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了林愧奎。

    此时的吏部侍郎,有了一丝丝害怕。他努力的往三位殿下方向看了一眼,但嘴边上的话没有讲出口。

    刚才三位殿下劝他住手时,他却是搬出了帝君来压他们三位,此时自已有危险再求情,有些打脸。

    不,是太打脸了。

    叶问天一把抓在林愧奎的脖子上,直接将他提了起来,猛的用力掐住,对方脸色通红,开始窒息。

    公主辛酼秀几次想站起来求情,都被她的两位哥哥制止了。辛寒摇了摇头,让她保持沉默。

    但是他们身后的大内侍卫却是不能看着啊,武修侍卫开口道:“大胆,叶先生我敬你修为高强,但不可恃强凌弱。你已经赢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    “不错,叶先生,得饶人处且饶人,请你放过林大人一马。”枪神也开口求情。

    “呵呵,你们这话讲的有点儿意思啊,允许他拿枪杀我,可不准我杀他。难道说.....他的命就是命,而我的命就不是命吗?”

    啊---

    叶问天一声灵魂似的道呵,现场诸人无不闭嘴。

    咳--

    林愧奎咳嗽,脸色此时已经越来越红,双眼充血,由红变紫,最后由紫变黑了。

    “叶....先生,饶我一命。”

    “饶你一命?你也懂得求饶了。我本霸道一战神,回归都市以后面对红尘俗事,我的性格一直在刻制,很多事情我都不加理会,但是你们硬是逼我,将我逼成了一个杀人魔王。”

    咔嚓一声,叶问天不想废话了,也没有给予对方求饶的机会,直接一把捏断了林愧奎的脖子。

    啪的一声,尸体掉在地上,像是一坨无骨的屎。

    现场众人紧张害怕,堂堂二品大员啊,说杀就杀了,根本毫不考虑后果。哪怕是对方求饶了,哪怕是还有三位殿下在这里!

    之前那一桌金陵城的大世家子弟们都闭嘴消停,叶问天的手段他们见识到了。连二品大员都敢杀,更何况是杀他们呢?

    不过,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缺蠢货。

    朱家和司南家族的子弟依然还是没有挺住,他们两家同时站了起来,几乎是异口同声:“大胆叶问天,胆敢残杀我大明王朝官员,罪大恶极,当诛!”

    呵呵!

    杀了一个大人物,叶问天以为做到了杀鸡儆猴,可没成想还是有不怕死的人。

    好吧,今天既然出了手,那索性就杀一个痛快吧。结仇,一家也是仇,一百家也是仇。

    在上京城不同样也是举世皆敌嘛,现在金陵城剧情重演又如何?

    “当诛?想杀我,你们两个想挑起群愤,一起对付我。那我就先杀了你们两个吧。”

    咻!

    一剑寒光照九州,天杀无影去无踪!

    剑剑生疼,寒光刺灵魂,一颗人头滚出去很远,朱家子弟倒下。

    这时候,叶问天将剑指向了司南家族子弟:“你们家的司南醉剑被我杀了,你知道吗?他是什么身份,比起你来在家族的地位应该高多了吧。”

    “你杀了我家族长老,司南醉剑?”

    “你看,连这种消息都不知道还说自已是司南家族嫡系少爷。我看你这嫡系身份,有待确定。”

    去死吧!

    叶问天一但决定杀人了,那就绝不手软。

    司南家族子弟尸体直挺挺倒下了,至始至终他们连名字都没有报出来。叶问天只知道他们是各自家族嫡系,无名的剑下亡魂。

    一瞬杀三人,场面够震憾了吧。

    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气氛压抑到极致巅峰。没有一个人敢啃一声,他们生怕再次触怒到了叶问天。

    “叶兄,你.....”

    “殿下,你不用开口讲话,在一边上看着就行,初次见面我们依然是朋友。曾几何时在大华国时,我杀过皇子。”

    卧槽!

    威胁,这是赤裸裸的威胁。

    这气场,够嚣张够屌炸天了吧。以前那些世家子弟的纨绔嚣张,与叶问天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,连提鞋都不配。

    敢威胁皇子的,古往今来也就只有叶问天一个人了。

    “你...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