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战神无双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战神无双 第237章 母亲的名字

    酒会的事情,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传遍了整个金陵城。

    无论是上层社会人士,还是一些普通的基层人士,所有人都知道金陵城来了一位狠人。

    这位狠人是一位公子哥,年纪青青,但却杀伐果断,双手沾满了血腥。

    很多人都在看热闹,总觉得金陵城有了这么一位公子哥在,总会揪起一股不一样的风。

    叶问天来金陵城是办事的,他不想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

    无论是谁,只要惹了他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修为高,就是硬道理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都没有规则,没有公平对错,只有结果。

    莫家,金陵城一个隐世家族。

    传说,他们是古武界安排在大明王朝的一个安置点,其实这个莫家只是古武界莫家的一个分支而已。

    试想,一个家族分支都有这么厉害,那如果是本家在此,岂会了得?

    叶问天今天来拜见莫家之主,因为他母亲当年在这个家族生活过。

    “叶兄,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,稀客稀客!”莫家子弟很有些意外,只是昨天才认识而已,没想到叶问天今日便登门拜访。

    他以为叶问天昨天只是一下客套话,今天确将这客套变成了真实。

    “莫兄,你太客气了,在下与莫家颇有渊源。故此,应该来到金陵之后第一时间就应该拜访贵府的,只是一直锁事缠身,不好意思。”

    莫家子弟莫愁天,取名“杞人忧天”的意思。这位弟子在莫家属于优秀一代三杰人物。

    莫家年青一代属莫愁第一、莫愁天、莫愁无鱼三人,而莫愁天算是第二名吧。

    “哦,叶兄到蔽府来,还真的有事情?”

    “当然,莫兄,能否引见一下你们家主?在下确实有要事请教!”叶问天十分客气,谦逊有礼。

    莫愁天道:“好,我马上让人通传一下。”

    很快,有下人回传,家主今天上午不在莫府。他有一个饭局应酬,可能会在两个小时之后回家。

    自然而然,叶问天被留在了莫府作客。既然是莫愁天的客人,那理应由他来作陪。

    不过,大家都是年青人,两个人在一起喝酒肯定兴致不高,所以他请了莫府的其它弟子作客。

    三男二女,再加上莫愁天和叶问天,一共七个人。

    行酒令,诸人呤诗助兴罚酒。

    本来大家都是武修,不过朋友之间兴之所致,以比武切磋来罚酒总归是不雅。

    “叶大哥,听说你自已凭借着自身修为闯过了天宫的千层台阶,这是不是真的啊?”莫府两位女孩子之中的一位天真的问道,她叫莫颜舞。

    “侥幸,侥幸。”

    “呵呵,这个可不是侥幸。传闻天宫的台阶已经至少一百年没有人闯过了。而你一来就开创了一个奇迹,这个可不是侥幸。”莫颜舞年纪小一些,大约只有二十来岁,性格比较天真。

  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莫愁天此时也放下了筷子:“叶兄,请恕我直言,你现在金陵城已经结了不少仇家了。还是尽快回归天宫当你的首席弟子吧,有了这一重身份对你人身安全保障要好很多。”

    叶问天:“哦,你是说还有人想杀我?”

    “当然!”

    “请恕我冒昧问一句,当今大明王朝修为最高是什么境界,又在哪个家族?”

    “虚神境巅峰,具体在哪个家族我不好说,没有实质证据。但是我能告诉你,皇宫就有这样的高手。”

    兹兹!!!

    果然,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。

    现在只所以一直都是虚神境初阶,因为这个境界在当今天下已经算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    明面上能看得见的境界,这个修为可以横扫一国。

    接着大家又聊了一些其它话题,什么金陵城最好玩儿的地方,哪里有什么好吃的等。

    差不多有一个小时,诸人尽兴,叶问天更是酒足饭饱。

    正准备起立之时,饭局包间的门打开了,进来了一位年青人。

    龙行虎步,剑眉星目,卓尔不群。不用想,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年青俊杰。

    “二哥,你好兴致呀,有客人也没有通知一声,这位可是最近一时风头无两的叶问天,叶兄?”

    开门见山,叶问天一时摸不到对方来意,他扭头看了一眼莫愁天,发现对方脸上并不太好看。

    “叶兄,这是我三弟莫愁无鱼。水至清,则无鱼。他希望凡事都混浊一些,这样才能有机可趁。”

    这解释绝了,算是变相的骂对方不是个东西。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凡事都是一个搅屎棍和西泥。

    莫愁无鱼仿佛没有听懂一般,自顾坐了下来,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塞进了嘴里。

    “叶兄,初次见面敬你一杯酒。”他拿起一只杯子满上,也不管叶问天喝不喝,自已则是一仰而尽。

    “莫愁无鱼,你什么意思?即便是对我不满意,也不用拿到叶兄面前说。”

    “没有呀,我今天来完全没有一点惹事的意思,真的。”

    这时候,叶问天轻轻的一把按在了莫愁天的肩膀上:“莫兄,不妨事。既然无鱼兄弟想喝酒,我就敬他一杯。”

    叶问天同样倒了一杯酒,与莫愁无鱼碰了一下。

    这时候,外面有人敲门,来人告诉莫愁天,家主回来了。

    叶问天与莫愁天离去,莫愁无鱼则是一个人坐在包间,喝着闷酒吃着剩菜残汤,脸色从人畜无害逐渐转换成漆黑如墨。

    很快,叶问天随着莫愁天来到了主厅会客室。家里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,叶问天见到对方以后行大礼参拜,将一位晚辈该讲的礼节讲的清清楚楚。

    “你叫叶问天?”家主沉默中,怒力的回想着这个名字,似乎并不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