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神国之上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神国之上 第两百二十章:此地宜有剑仙 拥素云白鹤

    月色婆娑,荷风摇曳,小舟已不知归途。

    女子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。

    小舟上,薄衣遮掩着玉貌仙体,衣襟盛着月光、沾着花香,陆嫁嫁于梦中月下吹奏了一曲后,身子重新侧倒,数绺青丝再次淌入水中,轻轻浮起,好似柔顺散开的水草。

    莲舟旋转着,摇晃着。

    宁长久醉梦中睁开了一线眼。

    漫天星河映入眸中,缓缓转动。

    他分不清是星河在转,还是小舟随水逐流。

    他只知道,这两年多来,他从未如此放松过。

    晚风熏得侣人醉。

    夜色渐渐地褪去了它浓墨重彩的颜色。

    东方既白。

    宁长久不胜酒力,所以醒得更晚一些。

    他睁开眼,便见一袭白衣清冷的背影孤坐船头,满池莲花似寐似醒,纷纷拥着她。

    竹箫置于衣侧,玉剑横于膝前,肩背秀挺,青丝白裳的水迹皆已用剑火烘干。

    白衣玉影入眸,宁长久神思恍然,如见洛神凌波。

    陆嫁嫁气质重归清冷。

    昨夜的故事已经过去,寒梅再披新雪,幽幽吐蕊。

    宁长久起身,出身地看着微明的晨光中女子玉色的影,恍如回到了皇城大雨之时。当年幽暗皇宫中,明艳的剑光照彻半城雨幕,那时候他虽未与人说,心里却也为这不似人间的清冽背影摇曳过。

    宁长久走到她的身后,试探着伸出了手,撩起了那柔顺的秀发。

    骨节分明的手指淌过如水的墨发。

    陆嫁嫁不为所动,继续看着前方的朝阳。

    宁长久变本加厉,伸出了手,轻轻地环住了她。

    女子明明那般清冷,被少年拥入怀中却似无动于衷,那衣裳遮盖的柔软的玉钟也被握在了手里,然后又玉钟逐渐变成玉碗、变成玉碟、变成雪饼,最后忽地一弹,归于原状,巍巍颤颤。

    陆嫁嫁轻哼了一声,淡淡道:“你还没捉弄够么?”

    宁长久道:“莫说一夜,一辈子都不够的。”

    陆嫁嫁平静道:“久别重逢,念你归来不易,便纵容你几日,等到回峰之后,可不许如此了。”

    宁长久坐在她的身侧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膝盖,道:“徒儿又敢这么对为师说话,看来是昨夜为师管教不力了。”

    陆嫁嫁看着他拍膝盖的动作,回想起那羞人的场景。从小到大,她自学剑以来,或受过伤,或流过血,甚至与死神打过几次交道,但哪被这样子欺负过呢,更何况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了整整八岁的少年……

    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般该死的弟子呢?这两年深渊外的苦等,等来的可真是一只白眼狼呀。

    她虽这样想着,可白暂的面颊依旧忍不住发烫。

    “你又想打我?”陆嫁嫁眸光暗敛。

    宁长久微笑道:“这看似是责打,实则不然。”

    “嗯?”陆嫁嫁微有疑惑。

    宁长久说道:“徒儿天生便是剑灵同体,我更以金乌将你剑胎炼为了剑体。如今你便是一柄剑,一柄剑在成为真正的绝世名剑之前,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,你想象一下那些铁匠抡锤子锻剑的情景,是不是与此如出一辙?只是嫁嫁毕竟是我宝贝徒儿,我下手已是温柔很多了。”

    陆嫁嫁蛾眉微蹙,宁长久这般胡言乱语她本是不可能信的,但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竟真觉得自己的剑体更近了一步,隐隐有种天人相契之感。

    宁长久说完,没有等到女子的冷笑与讥讽,反而见她眼睑微垂,竟似真的在认真思考。

    这徒儿也太傻了些吧……

    还是因为这话是我说的,所以她愿意多想一些呢?

    宁长久心中柔软。但心软归心软,如此大好机会,自然不能错过,尤其是看到陆嫁嫁这般清清冷冷模样之时,他不由回忆起昨夜痴缠,总觉得这两个身影无法交叠在一起。

    “徒儿若是不信,我再用金乌给你锻体一番,你一试便知了。”宁长久继续道:“我如今已迈入紫庭,金乌亦是今非昔比,恰好可以让你迈过最后的阶段。”

    陆嫁嫁轻声笑问:“今非昔比?是小鸟儿变大了些么?”

    听到这话,宁长久哪里再能冷静,他笑道:“试试不就知道了么?”

    雪裳滑落,一半掩于身前,一半堆于腰间。

    一如当初那些夜晚一样,宁长久伸出了手指,金乌破开紫府,萦绕指间,点上了陆嫁嫁的秀背。

    金乌点上的那一刻,脊线两侧的蝴蝶骨愈发分明,女子身躯紧绷了许多,她能感觉到,有什么照亮了躯体,盛放着光明,这久违的金色浪潮里,她的血脉开始加速,于无数的窍穴中喷溅出凌厉的剑意,那剑意与金乌似是天然契合,相互追逐着,更放光明。

    金乌来到了剑胎之外。

    那柔软的剑胎几乎已被尽数炼化,只余下最后一点。

    宁长久驱使着金乌挑逗剑胎。

    可陆嫁嫁如今也不再是那个长命境的,任他逗弄剑胎的女子了。

    陆嫁嫁盘膝而坐,手压着衣裳,心如止水,神色如常。

    宁长久微微皱眉,知道她是在忍耐,可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    唯有再多费些力度了。

    金乌展翅嘶鸣,金焰如火,雨一般洒落,那剑胎像是被暴风包围的孤岛,孤岛上的礁石被不停地剥落,一点点融入海水之中。

    终于,陆嫁嫁还是未能忍住,轻哼出声。

    就像是高手对剑,严防死守的一方一旦展露了些许破绽,接下来的崩溃便很可能是决堤一般的。

    陆嫁嫁冰凉的玉体开始发烫,脸颊也比朝霞更先染上红色,天光从远处潮水般涌来,那些扬起的青丝蘸满了万道晨光。

    她赤着的玉足已开始向内弓紧,原本如观音结莲花印的双手扣在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