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神国之上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神国之上 第两百二十一章:今夕是何年

    转眼之间又是一夜。

    宁长久睁开眼时,外面的光已透过草窗,照得简陋的屋堂明亮。

    这草庐窄小,没有柔软的枕被,床几乎是木头和干草堆成的,但宁长久躺下时,却觉得自己能感受到这床榻上遗留下来的,两年的温与热。

    陆嫁嫁依旧醒的比他早,她似是个没事的人一样,披好了崭新的白衣服,梳好了头发,煮了一锅米粥盛了两碗置在桌上。

    宁长久起身下榻,只觉得身子酸疼,他动用灵力调息休养,活络了一下筋骨。

    陆嫁嫁合上衣服的时候,气质总是极佳的,她坐在一条粗糙打造的长条凳上,却似坐在峰主殿的玉椅之中,气态仪容皆是一丝不苟,清冷不食烟火。

    宁长久看到这一幕时,总觉得她是在诱惑自己,只是自己还想欺负时,却被陆嫁嫁一指推开,然后按到了椅子上,规规矩矩地陪她喝粥。

    “还有半个月便是宗主大典了。”陆嫁嫁喝完了粥,开口说道。

    宁长久道:“到时候我陪你一道回去。”

    陆嫁嫁问道:“你不是要潜心修行,等三年之约与赵妹妹一较高低么?若你归了山,消息还怎么瞒?”

    宁长久微笑道:“这就喊起妹妹了?”

    陆嫁嫁俏脸稍紧,道:“这两年不见,你哪里学来的这些话?”

    宁长久心想定然不是自己的问题,肯定是与邵小黎待久了,被这口无遮拦的丫头感染了。

    宁长久微笑道:“许是嫁嫁还不够了解我,没关系,以后我们的日子还很长的。”

    陆嫁嫁又问:“那么那些动作呢?哪里学来的?还是我太不了解你了些?”

    宁长久沉吟片刻,答道:“书中自有颜如玉。”

    陆嫁嫁蹙起眉头,心想过去天窟峰的书阁里,天天见他阅卷读经,难不成他成天在看那些书籍?

    这也太不像话了些。

    陆嫁嫁又问:“给你几个月的时间,你有信心可以战胜赵姑娘么?”

    宁长久苦思片刻,试探性问道:“输给赵襄儿,算不得什么丢人之事吧?”

    陆嫁嫁嗤之以鼻,一副自己男人真是废材的神情。

    虽知道陆嫁嫁是装的,但宁长久依旧有些颓丧,他叹气道:“是不是嫌弃夫君太没用了些?”

    陆嫁嫁听到夫君两字,心中稍动,她安静置于膝上的双手微微握紧,摇头道:“其实……过去我从未想过自己嫁与人妇的样子。”

    “嗯?”宁长久抬头看她。

    陆嫁嫁轻轻笑了起来:“我觉得修道者一生就该伴闲云野鹤清心修道,当初与你深夜殿中论道时,我其实是抱有想象的,但想象的也是你我共同闭关清修的场景,而不是这两个夜晚……”

    话到此处,陆嫁嫁没有再说,那般场景,莫说是其他世人无法想象,便是连她都怀疑那究竟是不是自己。

    但道教有一气三清的说法,兴许人便是多面的吧,雪峰中的她,莲舟中的她,此刻静坐的她,都应是她,哪有仙人真正免俗的呢?

    可终究……太放浪形骸了些。

    为此宁长久又有一番歪理邪说……昨夜捣药三度之后,他曾告诉自己,生命所有自身感知美好的一切,不用去怀疑它的美好是否是真实的,那是天生地长的馈赠,只需要去揽阅享受,无需去推敲琢磨。

    但她事后想了想,总觉得都是骗人的,不过是希望自己主动一些罢了……

    宁长久笑着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嫁为人妇这四个字,不就是为嫁嫁量身打造的么?”

    陆嫁嫁微愣,旋即反应了过来,嫁为人妇……哪有这样子的说法啊,也太无赖了些吧。

    陆嫁嫁不理会他,只是自顾自道:“我需要时间来想想。”

    宁长久轻轻点头,他知道,哪怕当初自己用枯叶蝶问出了心意,但二十载的清修岁月终究是眉间的雪,心头的霜,他说道:“那以后我们便继续以师徒相称便是。”

    陆嫁嫁微笑道:“好,师父。”

    宁长久道:“以后你喊我师父,我喊小龄师妹,那你应该喊小龄什么呢?”

    好不容易道心清寂的陆嫁嫁再次遇到了难题。

    过去,宁长久这孽徒对于自己不尊重,自己一直是知道的,但小龄却是实打实的徒儿,自己将她当做亲女儿看待,几乎将所有可以教授的技艺倾囊相传了,可若按现在的辈分,自己岂不是要称她为师叔或者师姑?

    哪怕自己愿意纡尊降贵,小龄怕是也不愿。

    陆嫁嫁冷冷道:“小龄继续喊我师尊,在她面前时,你也必须喊我师尊。”

    宁长久看着她有些严肃的神色,因为自己现在打不过她的缘故,便也妥协了。

    之后的修行岁月很是平静。

    草庐无人打扰。

    宁长久与陆嫁嫁便与庐内闭关清修。

    陆嫁嫁修习那些搁置了两年,逐渐生疏的剑招,而宁长久则先将断裂的修罗神录缝缝补补,另其保持一个看上去还算完整的残缺。

    紫庭九楼,每一楼的破境皆非易事。

    陆嫁嫁有多年厚积薄发,而宁长久这一世里,则是十六岁才开始修行的。

    将近三年的时间迈入紫庭已是奇迹,若要更上一层,没有天材地宝的辅助,定是举步维艰的。

    修道之余,两人也时常对指切磋剑术,剑道精华的感悟便也尽在指间破灭的烟花里。

    宁长久前世所学颇杂,有剑术,有道法,有符箓,甚至还有许多被称为旁门左道的通灵点化之术,他一开始还本着不打媳妇的心有所谦让,但几次与陆嫁嫁对剑之后,他就不得不使出浑身的解数了。

    每一种术法皆有自身的意象,或飞花摘叶,或赤焰缭绕,或铭文缠指,最多的还是万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