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神国之上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神国之上 第两百二十三章:昔我往矣

    草庐中,穿着白布裙子的乐柔坐在长凳上,陆嫁嫁立在她的身前,以指为梳子,替她编着长发。

    乐柔问到这一问题时,陆嫁嫁编头发的手指微僵,她手指捻动发丝,犹豫着该怎么向乐柔解释。

    正当这时,草庐的木门忽地打开了。

    夜风伴随着少年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    “嫁嫁,我回来了。”宁长久假装自己是夜行归家。

    陆嫁嫁与乐柔齐齐望向了门的那边,这对女子师徒心绪同时一紧。

    陆嫁嫁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回来,有一种做私密之事被忽地捅破窗户纸的感觉。而乐柔则是彻彻底底的震惊,她看着门外的白衣,俏脸木讷,小嘴半张,燥热的风吹入口中,却让她下颌不停地打颤。

    宁长久微笑着望向乐柔,揉了揉眼睛,假装看不清楚,道:“嫁嫁,家里这是来客人了吗?”

    陆嫁嫁有些不知所措,心想你不是自己说要瞒着的吗?怎么就坐不住了呢?

    她瞪着宁长久,手上的劲忍不住大了些。她手指本就在乐柔的发间,这一使劲,疼得少女立刻回神,她捂着头发,吃痛地叫了起来。

    陆嫁嫁微惊,连忙收回了手,然后顺着她的头发摸了摸,安抚了几句后转头望向了宁长久,没好气道:“进来之前不知道先敲门吗?把徒儿都吓到了。”

    乐柔心想不是师父你自己紧张弄痛了我吗……

    但是师父怎么会是错的呢?于是她也望向了这个罪魁祸首,揉了揉眼睛,不确定道:“师……宁长久?!”

    她不知道是不是活见鬼了,眼前的分明就是早就跳进深渊死掉的师弟宁长久啊。

    宁长久看着她,露出了恍然之色,道:“原来是乐柔小师姐呀。”

    刚刚送走了一位大师姐,现在又来了位小师姐。

    乐柔听着这说话的语气,愈发笃定他真的就是宁长久了。

    陆嫁嫁淡淡地看着他,嗓音清冷若十二月的流霜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    宁长久看向了她。

    陆嫁嫁眉目清漠,墨发白衣似乌云裂雪。

    宁长久偷偷地做了一个“七”的手势。

    说的便是先前赌约七天的意思。

    陆嫁嫁看到了,她微红的唇瓣泛着血丝,清眸深处神色挣扎,如今若草房没人,她对宁长久言听计从也未尝不行,但乐柔在前,她如何能损了尊严?

    宁长久也很给她面子,道:“回禀嫁嫁,先前修行有怠,遇到了些瓶颈,参悟花费了不少时间。”

    陆嫁嫁淡淡点头,道:“以后不懂之处,直接问我便是。”

    宁长久道:“嗯,嫁嫁的剑术自是高妙无双的。”

    陆嫁嫁知道他在讽刺自己,却也面不改色,转而轻轻拍了拍乐柔的肩膀,道:“乐柔,正好为师也想与你说此事的。”

    “额……”乐柔还没有缓过神,心想这是阴曹地府放假了吗?

    宁长久走进屋中,看着乐柔,笑道:“怎么一副活见鬼的表情?以前你捉弄我的时候可是威风凛凛的啊。”

    乐柔神色一震,想起了那些事,恼道:“你果然都知道!”

    宁长久淡然一笑:“过去承蒙师姐照顾了。”

    乐柔很是生气,但师父在身后,她也不好发作,更何况,师父与他的关系……好像很不一般。

   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宗门里原本就商量过,哪天要是宁长久回来,就直接办上最隆重的酒席,然后取出稀世凤丝绮罗编织的大红嫁衣给陆嫁嫁披上,让他们就地成婚算了。

    但这也多是玩笑话,所有人都知道,那少年怕是十死无生了。

    乐柔从未想过,她竟在今日见到了活的宁长久。

    她疑惑地望向了师父。

    陆嫁嫁言简意赅道:“前几日里,他从深渊爬回来了。”

    乐柔哦了一声,心想师父的反应不太对劲呀,不都说久别胜新婚嘛,难不成他们闹矛盾了?

    宁长久走到乐柔身边,拍了拍边上的位子,道:“嫁嫁,你也坐。”

    陆嫁嫁犹豫片刻,裙摆捋过大腿,缓缓地坐在了长凳上,神色平静。

    陆嫁嫁道:“今日乐柔来是劝我回峰的,明日便是宗主大典了,这是四峰最大的盛典之一,他们都希望我可以回去。”

    宁长久道:“是该回家了,更何况,这草庐也比不得峰主殿温馨。”

    乐柔见他帮着说话,印象扭转了许多。

    陆嫁嫁道:“等你回峰之后,想必消息会很快传开的。”

    宁长久微笑道:“嫁嫁害羞了?”

    陆嫁嫁冷冷道:“你不怕被赵襄儿提前知道么?”

    距离那场三年之约,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了。

    此刻得了大师姐开窍的宁长久自是不惧,只是对手毕竟是赵襄儿,所以他同样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准备。

    更何况,陆嫁嫁说过,她同样需要好好想想。

    从修道者的尺度而言,她也不过是个少女,嫁为人妇对她来说,终究太过仓促了些。

    乐柔在一旁听着,瞪大了眼睛,现在哪还有人不知道,那赵襄儿的未婚夫与师父的徒弟是同一个人,这分明就是在抢人呀,师父你哪怕不喜欢宁长久,也不要这么随便地说出赵襄儿的名字呀!那可是情敌!

    宁长久却道:“那不如保守秘密,我先住在峰主殿里静修。”

    住在峰主殿……乐柔心想,那可是师父的寝宫,哪怕是你也不能随便进啊,这种事情师父怎么可能答应?

    陆嫁嫁静思片刻,却点了点头:“你若想如此,依你就是了。”

    你……你们还没过门呢,怎么可以这样!这还是我师父吗?乐柔心中掀起了骇浪。

    宁长久道:“嗯,峰主殿我也比较熟悉。”

    陆嫁嫁无声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