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神国之上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神国之上 第两百二十四章:宗主大典

    宗主大典总有三日,第一日四峰品酒赏花,引剑气为星瀑,摘霞瑞以容妆,共坐云霄谈仙论道,切磋道法精义。

    正午时分的时候,外面便传来了铿锵的剑鸣,剑鸣声如挂着残旗的铁枪抖振而出,远远听闻,便可感受到空气中稠而不散的冷冽剑意。

    那是谕剑天宗的剑曲,意味呛然,临近之时如见大军铁甲压来,四肢百骸振鸣不已,若是道心稍弱的来客,便会被剑曲直接慑住,道心颤抖,连灵力都无法提上。

    宁长久看着窗外清明的天色,手指轻敲桌面,和着剑曲。

    等到曲声罢去,宁长久才悠悠起身,他最后看了一遍打扫整齐的房屋,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青鸟画卷,轻轻推门而去。

    陆嫁嫁今日的现身是如今议论最盛之事。

    两年多前,荒原之上,陆嫁嫁剑斩九婴的神仙故事广为流传,之后与徒弟同生共死,相隔于深渊的故事也令人悲伤扼腕,对于她的姿容样貌,其余门派之间讨论甚多,当年四峰会剑之时,年仅十多岁的陆嫁嫁便夺过魁首,当时人间最好的丹青画家应邀来峰,为其绘制小剑仙的挂像,这两年那位本该隐居的画师也跟着声名鹊起,门槛都被踏破了,只为求着他循着记忆模样再绘一幅。

    今日,女子似从画卷中走出,清冷淡雅地来到了众人面前,人们才知丹青终究有限。

    宁长久却没有前往宗主大殿,他只是立在峰石上远远地看了几眼,便转身下山,向着赵国的领土走去。

    ……

    宁长久踏着剑,身如剑虹,掠过了野草青碧的四野,来到了临河城中。

    临河城如今衰微凋敝,若非赵襄儿极力扶持,派了大量的人来重建抚恤,此刻这里许已是空城了。

    宁长久来到了宁擒水的旧宅里。

    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他这一世开始的地方。

    旧宅早已换了模样,根本辨认不出来了,城中的老店大都关上了门,青石板的街上,几个商人勒着瘦马走来,瘦马拖着沉重的货物,神色疲惫,商人头发用粗布扎着,眉头和胡渣上沾着沙尘。

    宁长久来到了那条沙水旁。

    韩小素惊喜地钻出水面,大声地喊着恩人恩人。

    宁长久淡淡地笑了笑,道:“道行不错,看来这两年未曾懈怠啊。”

    韩小素施了一礼,道:“都是小龄姐姐教的好。”

    宁长久笑道:“也是,当初我确实没教过你什么。”

    韩小素连忙摆手:“恩人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  宁长久眉目间带着微笑:“给我讲讲小龄师妹的事吧。”

    韩小素与他说起了这两年发生的事,只是两年岁月波澜不惊,她说的只是些琐碎小事,她害怕宁长久听着无聊,还时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眼他,却发现宁长久神色自始至终认真极了。

    “她经常问你鬼魂一事?”宁长久问。

    韩小素点头道:“应是思公子心切了。”

    宁长久看着这座曾经的酆都之城,想到她如今身处的古灵宗,心道小师妹竟与幽冥一脉这般有缘,三年之约后,自己须早点去看她,以后若成了第二个白骨夫人可就不妙了。

    别了韩小素之后,宁长久循着坊间茶馆的道听途说,一路来到了一座名为白城的地方。

    白城连同周围的城池原本早被瑨国割去了,如今周围那些国土已然尽数归赵,唯有白城依旧古怪地保留着瑨国的旗帜。

    宁长久进入了这座城中。

    这座城于其他城并无区别,战乱好像未能波及到这座城,城中依旧热闹非凡,酒楼茶馆都开着张,其中最红的一座歌楼外据说还有当年瑨王亲自题下的招牌。

    白城只所以叫白城,是因为传说两百年前,城中有一位姓白的圣人曾于此处登仙离去,圣人离去之时不带一物,他的白袍也从空中落回城里,一夜之间,似有风雪吹过,所有的砖瓦都成了雪白的颜色。

    这是城中多年的美谈了。

    宁长久去往了那座传说中的飞仙台。

    他来到飞仙台后,发现传说似乎不仅仅是传说。

    飞仙台的构造极为复杂,上面看似凌乱的刻纹里,蕴含着数千道类似小飞空阵的阵法,它们环环相扣,组成了一个大阵,与当时夜除所造之阵倒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
    只是夜除的阵是以斩破云霄之势,而此阵则更为精巧,像是一条从人间搭往天上的台阶。

    宁长久无法参悟此阵。

    但他可以确定,两百年前,确实有人从白城飞升离去。

    这与赵襄儿唯独在这座城留下瑨国的旗帜有什么关系呢?

    宁长久立在飞仙台上,侧目望去。这座雪白之城几乎尽收眼底。

    白城与赵国之间只有一条道路。

    它就像是一座孤岛,极为突兀地存于此间。

    宁长久在飞仙台上立了一会儿,转身离去,重新走下高台。

    他在城中的许多古迹处逛了逛,然后在酒楼中听到有人谈起了谕剑天宗的宗主大典之事。

    “听说那位姿容冠绝南州的陆峰主回来了?”

    “冠绝?真当此处不是明面上的赵国之地就敢说这种话?那陆嫁嫁虽然名气大,但是谁又曾真正见过?我们陛下孤身杀瑨王可是众目睽睽之下的。”

    “此事无须多争,据说陆仙子与我们陛下还是好友。”

    “此事确有耳闻,更有传言说,那陆仙子所喜爱之徒,便是陛下的未婚夫……”

    “这说法虽然荒谬,但若真如此,那么那人可真是洪福齐天啊……只可惜无福消受啊。”

    “如今陆仙子回峰,想来也是放下了那段情了吧。这般仙子怕是要一辈子守身如玉咯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宁长久听着议论,饮完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